世間好物不堅牢,彩雲易散琉璃脆。
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男童重病垂危面临摘除眼球,爸妈选择赌一次,未料奇迹真的发生胶

发布时间:2022-03-14相关聚合阅读:

原标题:男童重病垂危面临摘除眼球,爸妈选择赌一次,未料奇迹真的发生

“儿子,不要睡,不要睡,看着妈妈,妈妈带你去医院。”看着儿子豪豪的样子,彭兰急得快哭了。彭兰刚生完孩子不久,身体还十分虚弱,抱着孩子走几步路就满身虚汗,腿软得几乎走不了路。从天津血研所一路赶到机场,彭兰浑身汗透。图为出租房里的豪豪。

“飞广州最早的航班在一个小时后。”彭兰顾不得几个小时后票价能便宜好几百。一家三口外加豪豪奶奶,四个人光机票近六千,彭兰的心在滴血,儿子之前在医院的二十多万的医疗费虽然都是借来的,但儿子危在旦夕,她顾不了这么多,在她心里,早一分钟孩子就多一份希望。

好不容易等到飞机起飞,彭兰却发现豪豪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,恐惧和悲伤彻底击溃了彭兰心中的防线。此刻,恶魔的手悄无声息地抓住了幼小的命运。

时间回到2020年5月5日,这是彭兰二胎出生的日子,小公主的顺利诞生,让这个平凡幸福的小家变得更加完整。然而,就在一家人其乐融融围着女儿时,彭兰发现2岁的儿子走路时右脚抬不起来。在想到自己住院时医生说孩子嘴唇很白,可能有些贫血。奈何刚生产完,身体剧烈的疼痛让彭兰无暇顾及,只想着回去给孩子好好补一下。图为生病前的豪豪。

女儿出生第三天要检查黄疸,彭兰终于想起要给儿子检查血常规。女儿很健康,但平时活蹦乱跳的儿子却出事了。血红蛋白只剩下五十多,医生只说了句:“赶紧带着孩子去市医院查查。”医生许久的沉默让彭兰的心很快揪在一起,她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。图为生病前的豪豪。

看着门外疲惫不堪的父母,彭兰只能故作轻松:“这里测得不准,我们再去大医院。”回家的路上,恐惧、担忧占据了彭兰的内心。来不及也不敢向年迈的父母解释太多,把刚出生三天的女儿托付给婆婆,彭兰和丈夫带着只有两岁半的豪豪开始了与命运殊死拼搏。

市医院血液科大厅里,医生看了豪豪之前的血液报告,要求加急马上再做一次。一听到要扎针,小豪豪急忙往妈妈怀里躲。原本打针都怕疼的孩子,怎么能挨得住骨穿啊?医生接过彭兰手中的检查报告,要求加急做骨穿检测。图为爸爸和豪豪。

彭兰强忍着疼痛,将儿子抱进诊疗室交到医生手上。骨穿结果一出来,医生立马要求办理住院,“孩子父亲最好过来了解清楚状况,孩子恶性肿瘤基本定性,这个肿瘤细胞怀疑是白血病,但没有达到确诊标准,赶紧带孩子去大医院。”彭兰感觉到手脚变得冰凉,脑子嗡地一下,瘫倒在丈夫身旁。

接下来,一家人辗转南昌和长沙的三家医院。“白血病基本确定,但达不到国家白血病的标准,我们没办法给孩子安排治疗,孩子的情况还是很危急,建议你们带孩子去天津血研所看看。”仅仅半个月,体内细胞巨大的变化在豪豪身上反应得更为剧烈。孩子刚开始只是全身酸痛肿胀,眼睛里出现血丝,很快发展到右眼下眼睑已经红肿不堪,不断地低烧已经让豪豪意识逐渐变得模糊。图为爸爸疲惫地抱着豪豪。

2020年6月22日,彭兰狠心丢下刚出生不久的孩子,和丈夫揣着满满一纸袋的检查报告抱着豪豪前往天津,此时豪豪和病魔的抗争才刚刚开始。一家人到达天津血研所已经是晚上十点,急诊大厅里,豪豪躺在病床上已经一动不动,本就虚弱的身体再经过长途跋涉,此时一双腿早已酸痛麻木到不是自己的一样。图为彭兰在照顾儿子。

焦急地等待了一个晚上,第二天一上班,彭兰就将豪豪推进血液科的诊疗室,医生看完之前的检查报告,立马组织了会诊。三天,彭兰度日如年,一天不吃都不会感觉到饿。终于6月25日天津血研所骨穿刺检查结果出来了,“欧阳佳豪、两周岁、髓系巨核细胞白血病M7”,白血病三个字在彭兰的脑海里无限放大,手上的一张纸有千斤重,重到她拿不住,自己怎能眼睁睁看着可爱的儿子被病魔吞噬。图为出租房里玩耍的豪豪。

医生接下来的话,让彭兰的心像锥刺一般生疼:“孩子已经出现呼吸困难,必须去专业的儿童医院。”世界都安静了,昏暗的走廊上只能看见彭兰瘦弱的身影和撕心裂肺的嚎啕哭声。

“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,我都要拼尽全力治好他。”丈夫的坚定,让彭兰再次有了决胜的信心。可孩子病情恶化的速度让他们还是猝不及防,天津血研所医生建议转院。彭兰夫妻俩心急如焚,经过多方打听,7月14日,一家人带着www.zongsheqin.cn豪豪乘坐飞机赶到了广州妇女儿童医院,刚到医院就被送进ICU。图为豪豪在爸爸怀里进入梦乡。

豪豪在ICU里待了23天,彭兰已经不知道自己签了多少份保证书,收到多少次病危通知。“孩子的右眼已经全部裸露在外面了,为了防止感染,我们建议摘除眼球。”坏消息一个接一个。

彭兰慌了,急忙需要有人帮她拿主意,于是她给远在老家的亲人打了个电话,电话那头两三个小时的争论,无数乡音嘈杂地交织在一起。彭兰举着电话呆呆地坐在长椅上听着那头为做不做这个手术争论着。最后的结果是:“把孩子完整地带回去。”这个决定意味着什么彭兰知道,她的孩子可能保不住了。图为奶奶喂孩子吃饭。

但她还是选择给自己几天时间,也给孩子几天时间,他们在赌一个奇迹,奇迹来了豪豪就活下去,没有奇迹就让豪豪完整地离开。一天两天,黎明伴随着希望,夜幕带来了绝望,终于在约定日期的前一天,奇迹出现了,豪豪的情况好转,不用摘除眼球了,也有希望保住性命了。一瞬间豪豪和彭兰夫妻三人似乎都获得了重生,喜悦溢于言表。

在广州,三个月三次化疗,豪豪的情况仍不稳定,医生说必须进行移植。移植需要巨额的费用,可一提到医疗费丈夫只说他来想办法。别人不知道,但彭兰心里最清楚,一两个月之前那个家里能变卖的东西早就卖了。图为豪豪看着窗户外面,他很想出去玩耍。

经过多方筹措,11月4日,豪豪在东莞的一家医院接受干细胞移植,10日进行了脐带血移植,12月的第一天豪豪就顺利出仓了。前期的治疗加手术的巨额费用,让彭兰一家债台高筑,但治疗远没有结束,皮肤排异、肺部排异,近期豪豪肝部也出现了排异反应,彭兰对豪豪是万般呵护,但病痛却一再找来。图为豪豪感谢爱心人士。

移植有价,排异无价。希望各位好心人能帮帮彭兰,帮她留住唯一的儿子。原创作品,严禁任何形式转载,侵权必究!